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5000|回复: 5

【话商君】说战国 七,关于宴会赋诗(上)——履虎尾

[复制链接]
鲜花(45) 鸡蛋(0)
发表于 2014-3-26 17:3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【话商君】说战国 七,关于宴会赋诗(上)


《日知录》云:“春秋时,犹宴会赋诗,而七国则不闻矣。”这是顾炎武眼中战国与春秋的又一个重要区别。

宴会赋诗,是春秋时期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。《汉书•艺文志》对宴会赋诗做了这样的解释:

“古者诸侯卿大夫交接邻国,以微言相感。当揖让之时,必称《诗》以谕其志,盖以别贤不肖而观盛衰焉。”

在朝聘会盟等外交场合,诸侯卿大夫言谈之间,中心思想的表述往往不是明白准确地说出来,而是赋诗若干句,把自己的真实意思隐喻其中,曲折委婉地表示出来,这就是所谓的“宴会赋诗”。这种委婉曲折的意思表达,放到今日,或许就是所谓的“外交辞令”吧?

除了在外交场合大量应用之外,知识分子还把宴会赋诗这种表述方式,应用到一般的社交场合,用诗句来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政治抱负、人格修养、节操情怀。由于这种表述方式不是发生在庙堂之上,因此,俺们姑且取消“宴会“二字,直接称之为“赋诗”。(或许是先有社会交往中的赋诗,然后才有庙堂上的宴会赋诗?这两者孰先孰后,就不可得而知之了)

关于宴会赋诗(赋诗),在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、《礼记》、《论语》等先秦经籍中有大量实证。在诸多典籍中,又以《左传》的记载最为丰富详尽,据清人统计,《左传》中关于宴会赋诗(赋诗)的记载多达数十百次,因此,《左传》是考察了解宴会赋诗的重要资料。其次,春秋人物之中,又以孔子对宴会赋诗(赋诗)的阐释论述最为明白浅显,因此,《礼记》、《论语》等也是同等重要的资料。

宴会赋诗(赋诗)时,所赋之诗大致分为两类:第一类是引用人所共知的《诗》中的句子,这是绝大多数情况;另一类是赋诗者所吟诵的不是旧有的现成诗句,而是临场发挥即时创作,并随口赋将出来。由于第二类情况有关记载相对较少,因此呢,俺们就先来讨论这种情况。

即时创作现编现唱的例子,记忆中大概有这么几个。

第一个发生在隐公元年,郑伯克段之后,凿地见母,郑伯亲自驾车迎接母亲回宫。赶车的儿子心中高兴,手持马鞭,放声高唱道:“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融!”车中的母亲表示心情也不错,于是开口接唱曰:“大隧之外,其乐也泄泄!”呵呵,好诗啊好诗,深情描绘出一幅母慈子孝融融洽洽的和谐情景啊。这母子之间的唱和,肯定是即时创作无疑了。

再一个是在宣公二年,宋国华元巡城,检查新城的工程进度。正在服役筑城的泥腿子们见来者是刚从卫国逃回来的华元,于是打油一首,唱给这位败军之将来听:“睅其目,皤其腹,弃甲而复!于思于思,弃甲复来!”华元听后心想,来而不往非礼也,于是命令左右曰:“呛声ing!”华元的骖乘临场发挥,即时创作一首,回敬给那些筑城的乡巴佬:“牛则有皮,犀兕尚多,弃甲则那!”役人们哈哈大笑,又唱曰:“纵其有皮,丹漆若何?”骖乘被噎得张口结舌,华元则曰:“去之,夫其口众我寡。”役人与骖乘之间的这几句打油,也是现编现唱,绝非引经据典。

第三个例子发生在昭公十二年(前530年)。晋昭公举行宴会,招待齐景公,中行穆子在旁相礼。宴会中,两位国君投壶为乐。举箭先投,中行穆子在旁赶紧念叨吉祥话:“有酒如淮,有肉如坻。寡君中此,为诸侯师。”结果中了,晋昭公的箭投入了壶中。心中不畅,也举起矢来,口中吟道:“有酒如渑,有肉如陵。寡人中此,与君代兴!”齐景公运气不错,箭也投入了壶中。两国君主,自吹自擂,都显得没有风度。晋大夫士伯瑕看不过去了,于是当面批评中行穆子:“您的话不恰当!我们本来就称霸诸侯了,还用得着投壶投中这个口彩吗?只怕齐君因此轻视我们,以后再也不会服从我们了。”穆子争辩说:“我们晋国从来国力强盛,齐国他敢吗?”齐大夫公孙傁快步进前,对齐景公说:“天不早了,国君也累了,可以离席了!”搀扶起齐景公,扬长而去。

还有个例子发生在孔夫子身上。据《论语•微子第十八》所载,孔子周游列国时,楚狂接舆与孔子擦肩而过,他一边走一边唱道:“凤兮凤兮!何德之衰?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已而已而!今之从政者殆而!”孔子是明白人,立即悟出了诗中的含义,急忙下车,想与其揖让对答。谁知楚狂接舆快步离去,孔夫子已经即时打好腹稿的对答诗句,可惜没得机会唱出来也。

鲜花(45) 鸡蛋(0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3-26 17:33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话商君】说战国 八,关于宴会赋诗(中)


春秋时期的赋诗,就其发生的处所来看,可以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朝聘会盟等外交场合的赋诗(a),另一类是一般社交场合的赋诗(b)。而从赋诗的内容来看,也可以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引用现成的《诗》中的句子(c),一类是即时创作的诗句(d)。对上述a、b、c、d四种情况综合分析,我们发现,b、d两种情况的实例不多,先秦典籍中大量的实例是上述的a、c两种情况,亦即在朝聘会盟中引用的《诗》中的句子。

这样的例子太多了,我们挑选其中最熟悉的例证吧。大家熟悉的一个例子发生在僖公二十三年,发生在秦穆公与晋公子重耳之间:

他日,公享之,子犯曰:“吾不如衰之文也,请使衰从。”公子赋《河水》,公赋《六月》,赵衰曰:“重耳拜赐!”公子降拜稽首,公降一级而辞焉。衰曰:“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,重耳敢不拜!”

秦穆公设宴招待公子重耳,酒宴之上重耳赋诗称谢。重耳所赋《河水》是一首逸诗,杜预注曰:“河水逸诗,义取河水朝宗于海,海喻秦。”公子重耳将自己比作河水,将秦穆公比为大海,黄河之水奔流至海,象征着自己愿意尽心地事奉秦国。秦穆公答赋《六月》,此诗见于《小雅》。周宣王时期,玁狁侵犯,尹吉甫率军出征,打败敌人,保卫了国家。《六月》赞颂了尹吉甫的赫赫战功,刻划了尹吉甫赤胆忠心,突出了尹吉甫文武全能的才略。秦穆公赋《六月》的本意模糊不清,到底是用尹吉甫来比喻公子重耳呢,还是以尹吉甫而自况呢?秦穆公多少有些含糊其辞,模棱两可。站在一旁的赵衰此时高声唱礼:“重耳拜赐!”公子重耳急忙“降拜稽首”,秦穆公也下了一级台阶,表示不敢当不敢当。赵衰说道:“您把辅佐天子的重大任务加在重耳肩上,重耳怎敢不拜谢呢!”

赵衰把秦穆公的惠而不实的客套毫不客气地落实在公子重耳身上,其分寸把握的十分到位。这次赋诗,晋方先是对秦国称谢,秦穆公的答谢意在试探,并表示了把晋国拉拢在自己身边的愿望。而赵衰的解诗,“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,重耳敢不拜”,态度不卑不亢,即感谢秦穆公的帮助,也向秦穆公明白表示,晋国是大国,仅仅服从周天子一人,是不会做秦国的附庸的。这次宴会赋诗时晋国君臣的秦国的态度,同此前不久对楚成王之“退避三舍”的回答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再看下一个文公十三年的例子:

冬,公如晋,朝,且寻盟。卫侯会公于沓,请平于晋。公还,郑伯会公于棐,亦请平于晋,公皆成之。郑伯与公宴于棐。子家赋《鸿雁》。季文子曰:“寡君未免于此。”文子赋《四月》。子家赋《载驰》之四章,文子赋《采薇》之四章。郑伯拜,公答拜。

文公十三年,郑穆公与鲁文公在棐地享宴,希望鲁国为其向霸主晋国再次讲和。宴会上,郑大夫子家赋《鸿雁》,这本是无家可归者的哀歌,诗中以鸿雁比喻流浪者,子家以飘零的鸿雁,隐喻自己国家也遭受着这样的危险,希望鲁文公心生怜悯,再次向霸主替自己求情。鲁卿季文子报之以《四月》,诗中的主人公颠沛流离,无家可归,贫病交加,仓皇狼狈。季文子借助这篇《小雅》,委婉地表示鲁国虽然是晋的与国,但也自顾不暇,表达了爱莫能助、婉言拒绝之意。子家不肯放弃,接着赋出《载驰》的第四章,再一次说明郑国无人帮助的情景,只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鲁国身上。对于郑国的反复请求,鲁国不好再拒绝了,季武子于是赋出《采薇》的第四章,用诗中的“戎车既驾,四牡业业。岂敢定居?一月三捷”,来表示鲁国将不顾奔波劳累,立即去办,一定将把所托付之事办妥。

这次外交活动的全部,就是先后所赋的四首诗。在赋诗的过程中,可以看出郑国的艰难处境,以及对鲁国的迫切请求;鲁国作为中间人也很为难,但是,出于同姓之国的道义,最终还是勉为其难了。郑穆公见鲁国终于还是首肯了,喜出望外,赶紧下拜感谢。鲁文公也赶紧回拜,表示理所当然,不必客气。  
还有襄公二十六年的一次赋诗:

秋七月,齐侯、郑伯为卫侯故,如晋,晋侯兼享之。晋侯赋《嘉乐》。国景子相齐侯,赋《蓼萧》。子展相郑伯,赋《缁衣》。叔向命晋侯拜二君曰:“寡君敢拜齐君之安我先君之宗祧也,敢拜郑君之不贰也。”国子使晏平仲私于叔向,曰:“晋君宣其明德于诸侯,恤其患而补其阙,正其违而治其烦,所以为盟主也。今为臣执君,若之何?”叔向告赵文子,文子以告晋侯。晋侯言卫侯之罪,使叔向告二君。国子赋《辔之柔矣》,子展赋《将仲子兮》,晋侯乃许归卫侯。

此次宴会赋诗之前的六月,晋国扣押了卫国君主卫献公。因此七月份,齐景公、郑简公一起来到晋国,替卫献公求情。晋平公设享礼招待齐郑二君。酒席上,晋平公赋诗《嘉乐》,这首《大雅》,本意是歌颂周天子受福于天,政通人和,此处赋出在这里,引申为赞扬齐郑二君,并表示自己的仰慕与欢迎,呵呵,不过是宴会上的老生常谈而已。齐国上卿国景子担任齐景公的相礼,代替齐景公赋诗《蓼萧》。这首《小雅》,赞美君子的高尚品德,而诗中的“既见君子,孔燕岂弟。宜兄宜弟,令德寿岂”等句子,将晋、卫两国比作兄弟,这才是齐国所要表达的意思,齐国希望晋国看在晋卫同姓的面上,放卫献公一马。郑大夫子展担任郑简公的相礼,子展替君主赋诗《缁衣》,这首《郑风》中唱道:“缁衣之宜兮,敝予又改为兮。适子之馆兮,还予授子之粲兮。”所述本是夫妻之间的怜情爱意,但,诗中的“敝”了就“改”,才是郑国所委婉表达的意思。而晋国对齐郑两国的来意明白的很,可又不愿意轻易放人。叔向于是要晋平公向齐郑两位国君下拜,“寡君拜谢齐国国君安定我国先君的宗庙,拜谢郑国国君的一心一意没有二心”,揣着明白装糊涂,故意不往关键处理解。

齐国上卿国景子见晋国不按规矩出牌,故意打岔装傻,只好直话直说,就派晏平仲去找叔向(这哥俩关系非同一般),悄声问道:“晋君在诸侯中宣扬明德,恤患补阙,正违治烦,因此才成为天下盟主。而现在为了一个臣子(孙文子)而扣押了一个国君(卫献公),这,怎么办呢?”叔向将此话转告晋卿赵武赵文子,赵文子再转告给晋平公。晋平公于是说出卫献公的罪过,派叔向去向齐、郑二国说明。明白了晋国扣押卫献公的缘故,齐、郑两国并没有放弃,而是继续坚持。国景子赋《辔之柔矣》,这是一首逸诗,杜预注曰:“逸诗,见《周书》,义取宽政以安诸侯,若柔辔之御刚马。”子展赋《将仲子兮》,用这首《郑风》中的“人之多言亦可畏也”来劝告晋国,要考虑社会影响,不要因为此事影响了大国风范。晋国君臣权衡利弊,最后接受了建议,答应释放卫献公。

再看发生在昭公元年的另一赋诗:

令尹享赵孟,赋《大明》之首章。赵孟赋《小宛》之二章。事毕,赵孟谓叔向曰:“令尹自以为王矣,何如?”对曰:“王弱,令尹强,其可哉!虽可,不终。”赵孟曰:“何故?”对曰:“强以克弱而安之,强不义也。不义而强,其毙必速。《诗》曰:‘赫赫宗周,褒姒灭之。’强不义也。令尹为王,必求诸侯。

鲁昭公元年,楚国令尹公子围(即后来的楚灵王)设宴招待晋卿赵孟。酒席宴上,公子围乘兴赋诗:“明明在下,赫赫在上。天难忱斯,不易维王。天位殷适,使不挟四方。”楚令尹所赋这六句诗非同小可,乃是《大雅•大明》的首章。《大明》是歌颂周文王周武王的诗句,首章六句是全诗的总纲,赞颂皇天伟大光明,照耀寰宇,感慨天命难测,引申出殷命将亡、周命将兴的话题来。楚令尹公子围赋此六句诗,这是以周文王周武王自喻,充分暴露出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骄横姿态。

公子围赋罢,赵文子也赋了六句:“人之齐圣,饮酒温克。彼昏不知,壹醉日富。各敬尔仪,天命不又。”赵武所赋六句,乃是《小雅•小宛》的次章。关于此诗的主题,《毛诗序》曰:“《小宛》,大夫刺幽王也。”而郑笺曰:“亦当为厉王。”朱熹以为,这应该是“大夫遭时之乱,而兄弟相戒以免祸之诗”。《小宛》全诗共六章,赵孟所赋第二章大意是说,聪明人饮酒要有分寸,终日酗酒,每饮必醉,则太不像话,上天是不会庇佑他的。赵鞅此时赋此诗,是在告诫令尹,做人要谨守本分,敬礼仪,别尽做出格的事。

酒宴之后,晋国的卿大夫对此事做了讨论。赵孟询问叔向说:“这个令尹居然以楚王自居了,你怎么看?”叔向回答:“楚王弱,令尹强,或许他能够得手,但最终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赵孟说:“为什么,说说看?”叔向于是“pulapula”滔滔不绝地回答出一番大道理来……

再看昭公十六年郑国六卿为韩宣子赋诗的例子:

夏四月,郑六卿饯宣子于郊。宣子曰:“二三君子请皆赋,起亦以知郑志。”子齹赋《野有蔓草》,宣子曰:“孺子善哉!吾有望矣。”子产赋《郑之羔裘》,宣子曰:“起不堪也。”子大叔赋《褰裳》,宣子曰:“起在此,敢勤子至于他人乎?”子大叔拜。宣子曰:“善哉,子之言是!不有是事,其能终乎?”子游赋《风雨》,子旗赋《有女同车》,子柳赋《蘀兮》。宣子喜曰:“郑其庶乎!二三君子以君命贶起,赋不出郑志,皆昵燕好也。二三君子数世之主也,可以无惧矣。”宣子皆献马焉,而赋《我将》。子产拜,使五卿皆拜,曰:“吾子靖乱,敢不拜德?”

郑国六卿在郊外给韩起韩宣子摆酒饯行,韩宣子请六人各赋诗一首,借此来知道郑国的想法。由于韩起要“知郑志”,因此郑国六卿所赋的都是郑诗。在郑国的诗中,又以情诗为最多,呵呵,古今闻名的郑卫之声嘛,这一次赋诗也就只好勉为其难,以情诗居多了。

子齹首先赋道:“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。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”韩起对此诗十分称道,希望晋郑两国,像诗中的那对恋人一样,长期友好下去。

接着,子产赋出郑国的《羔裘》:“羔裘如濡,洵直且侯。彼其之子,舍命不渝。羔裘豹饰,孔武有力。彼其之子,邦之司直。羔裘晏兮,三英粲兮。彼其之子,邦之彦兮。”子产借这首《郑风》赞扬韩宣子正直,勇武,乃是杰出的人才。韩宣子因此才谦虚道:“您过奖了,俺韩起当不起呀。”

子大叔第三个开腔赋《褰裳》:“子惠思我,褰裳涉溱。子不思我,岂无他人?狂童之狂也且!”这首《郑风》,是有名的淫荡之调,对此网上曾多次讨论过,将诗翻译过来就是:“你要是爱我思我,就赶紧撩衣过河来。你要是不思念我,难道就没人喜欢老娘了?你这个傻小子啊,且!”扣除淫荡的意味,子大叔是用这首《郑风》,来表示郑晋两国亲密无间的友好关系。韩宣子当然明白子大叔的意思,但是,大家都是“LLM”,一个现成的口头便宜怎能不占呢,于是韩宣子说:“有你达我在,哪能让你辛辛苦苦地去找别人呢!”

接着,子游第四个赋诗,赋的是《郑风•风雨》:“风雨凄凄,鸡鸣喈喈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夷?风雨潇潇,鸡鸣胶胶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瘳?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”

子旗第五个赋诗,赋的是《有女同车》:“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。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。彼美孟姜,洵美且都。”这还是两首情歌。

子柳最后一个开腔,赋《郑风•萚兮》:“风吹枯叶沙沙响,兄弟一起把歌唱,俺给各位来帮腔!”

听了郑国众卿的赋诗,韩宣子很高兴,说:“郑国一定会兴盛了的!几位大臣用国君的名义赏赐俺韩起,所赋的《诗》都不出郑国之外,都是表示友好的。列位都是世代相传的,我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!”接着,韩宣子奉献马匹给郑国六卿,也赋了一首《我将》:“我将我享,维羊维牛,维天其右之。仪式刑文王之典,日靖四方。伊嘏文王,既右飨之。我其夙夜,畏天之威,于时保之。”子产拜谢,让其他五个卿也都拜谢,说:“您太客气了!您平定动乱,郑国怎敢不拜谢您的大恩大德呢!”

最后举一个非常熟悉的一个例子,申包胥哭秦廷。鲁定公四年,楚国被吴国打败,亡国的危险迫在眉睫。申包胥如秦乞师,而秦国没有答应。申包胥“依于庭墙而哭,日夜不绝声,勺饮不入口七日”。秦哀公被申包胥的精神所感动,于是,对着申包胥高声唱将起来:

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!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……”



鲜花(45) 鸡蛋(0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3-26 17:3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话商君】说战国 九,关于宴会赋诗(下)


孔子同“诗”关系极为密切,据说,《诗经》就是孔子选编删改而成的。《诗》是孔子教学内容“六艺”中的一个。孔子欢喜说诗,欢喜劝人学诗,对弟子更是耳提面命。话说得多了,个别学生便产生了疑虑,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个故事。

弟子陈亢,想着先生大概会给自己的儿子孔鲤“开小灶”,就去询问师弟:“伯鱼啊,这几天先生有什么单独对你的教诲吗?”孔鲤回答:“没有啊。”陈亢说:“前几天你和先生在院子里单独相见,都跟你说啥悄悄话啦?”孔鲤回答曰:“第一次父亲问我:‘学《诗》了吗?’我回答说:‘还没有。’父亲说:‘不学诗,就不能言谈应对。’我退下来就学《诗》。另一次问我:‘学《礼》了吗?’我说:‘还没有。’父亲说:‘不学礼,就没有立身的根本。’我就退下学习《礼》。就是这么这两件事。”陈亢听了感慨万千,说:“我只问一句话却知道了三件事:知道了《诗》的重要;知道了《礼》的重要;还知道了正人君子从不偏爱自己的孩子,对所有弟子一视同仁。”这个典故,就叫做“趋庭鲤对”,出自《论语•季氏》。

在《阳货》篇里记载,孔子再次教育自己的儿子说:“你学习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了没有?如果不学习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,那就像空对着墙壁而站立着一样啊!”

《论语》中,有关“诗”的记载可谓比比皆是。

在《泰伯》篇里,有“兴于诗,立于礼,成于乐”。

在《述而》篇里记载:“子所雅言:《诗》、《书》、执礼,皆雅言也。”

在《子路》篇里有:“诵诗三百,授之以政,不达,使于四方,不能专对,虽多,亦奚以为!”

在《为政》篇里是:“《诗》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‘思无邪’。”

在《阳货》篇里,更有一段直接叙述学诗目的的话,孔子教诲弟子们说:“年青人为什么不认真学习《诗》呢?《诗》的用途非常广泛,它可以触发感情志意,可以观察世界,可以交结人物,还可以抒发怨愤不平的情感。说近了诗可以侍奉父母,远了讲诗可以侍奉国君。最起码的,通过学诗可以增长见识,多认识动植物的名称吧。

原文是:子曰:“小子,何莫学夫诗!诗,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;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;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

诗的用途如此广泛,可是,在社会生活中,又是怎样具体的运用呢?《论语》中有两个例子,通过这两个生动的例子,孔子把诗的具体用法形象地教给了我们。

第一个例子在《学而》篇。子贡向老师请教说:“贫穷却不谄媚,很有骨气;富有却不傲慢,仗势欺人。老师,能做到这一步就很可以了吧?”孔子回答说:“是的,基本可以了,但是还不够,还应该更前进一步。贫穷却开开心心,富有却彬彬有礼。”子贡明白了,说道:“人不能自满,要继续学习,要不断地磨练,《诗经》里说,‘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’,就是这个意思吧?”孔子非常高兴,说道:“已经可以同赐(子贡)谈论《诗》了,他居然能够能有所发挥,告诉他如何去,他就知道怎样来了。”

原文是:子贡曰:“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,何如?”子曰:“可也;未若贫而乐,富而好礼者也。”子贡曰:“诗云,‘如切,如磋,如琢,如磨’,其斯之谓与?”子曰:“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,告诸往而知来者!”

子贡所引用的这四个比喻出自《诗经•卫风•淇澳》:

瞻彼淇澳,绿竹猗猗。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瑟兮僴兮,赫兮咺兮,有匪君子,终不可谖兮。

原诗共三章,这四个比喻出在第一章,翻译成白话,就是:“淇水河湾,翠竹竿竿。英俊少年,如象牙圆润,如翠玉一般。庄重轩昂,大方威严。如此君子,叫我如何不思念!”

“如切如磋”,是对骨器牙器的加工;“如琢如磨”,是对玉器的琢磨。诗中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”这四个比喻,是用来形容英俊少年的外表的。子贡借用这句“淇澳”,来比喻人要经常学习,加强修养,不断地磨练自己,提高自己。学习提高的过程就如同骨器玉器的仔细加工一样。子贡的比喻非常确切,因此得到老师的夸奖。孔子教导弟子,宴会赋诗,就是这样来赋的。

在《八佾》篇里有另一个更形象的应用“诗”的例子:

子夏问曰:“‘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’,何谓也?”子曰:“绘事后素。”曰:“礼后乎?”子曰:“起予者商也,始可与言诗已矣!”

子夏在此引用了三句诗,前两句或出自《诗经•卫风•硕人》,这是用来刻画描写卫庄公夫人庄姜美貌的句子。原诗第二章共七句: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!”末尾两句同子夏所引的前两句相同。子夏所引用的第三句“素以为绚兮”不知出处,或许这三句是出自另外的一首诗?不知道了。

子夏所引三句诗以及子夏同孔子的问答,历来有多种解释。俺履虎尾也试着解释一下:

“巧笑倩兮”,巧者,小也,俗语“小巧玲珑”里的“巧”,就取的这个意思。“巧笑”,就是小小的一笑,呵呵——微微一笑也。笑这个行为动作,是男女有别的,男子有男子的笑法,女子有女子的笑法。男人开心了要笑,必须哈哈大笑,要爽朗地笑,不羁地笑,咧开嘴巴捧腹大笑。而女子,讲究“笑不露齿”,要轻轻地笑,含蓄地笑,抿着嘴笑,亦即“巧笑”小小的一笑也。反过来不行吗?男人就不能抿嘴小笑,女子就不能开怀大笑吗?呵呵,偶尔为之或许尚可,经常性的总是如此则糟了。男子总是抿嘴微笑,会显得猥琐,太“娘”了。女子呢,呵呵,不说了不言而喻。“巧笑倩兮”是说,轻轻地一笑,无比美好,如同一朵美丽的鲜花。

“美目盼兮”,盼者,分目也,成语“秋波流慧”就是这个意思。原来,用眼睛看人,也是有所区别的。看同性的时候,可以全神贯注,目不旁移,盯死了看,不是有句成语“青目有加”吗!而看异性,特别是女子看异性时则不能如此,女子看异性只能是轻轻地扫上一眼,微微地瞄上一眼,眼光一掠即过,不可片刻停留。女子如果死死地盯住人,喂喂,呵呵,你花痴啊!《西厢记》中有一句台词写得不错,“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,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”。王实甫的这句曲子,一直被人赞不绝口,其实,这句“临去秋波那一转”,不过是“美目盼兮”的另一种说法而已。

“素以为绚兮”这句,说的是美人的衣裙。“素”,为生丝所织,是最简单最廉价最低档次的丝织品,由于“素”是白颜色的,因此也可以把“素”理解为白色。而“绚”,是鲜艳,美丽的意思。普普通通的一件素衣,更衬托出她的华丽,这就是“素以为绚兮”。履虎尾年轻时学习欣赏老人家诗词,各种解读中有两家讲解处于显学地位,一家是郭家,一家是陈家。诗人元帅在点评“红妆素裹”句子时,引用了一句川中俗语,说是“男要俏,一身皂;女要俏,一身孝”。这俗语的后半句,难道不是“素以为绚兮”的最好注脚吗?
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。”这三句诗所描述的对象,应该是一位画图中的女子。每一句诗中有两个形容词,一共六个形容词。这六个形容词可以分为两组,一组是“巧、盼、素”,另一组是“倩、美、绚”。诗的原作者运用对比的手法,用“巧、盼、素”, 烘托出“倩、美、绚”,从而刻画出一位绝世佳人。

对于诗的内容以及写作方法,子夏应该是清楚的,子夏所不知道的是,这样的一首描写美女的诗,在宴会之上赋出,能够用来抒发什么情怀呢?老师给他的回答是:“先要有白色的底子,譬如一幅素帛,然后才能在上面绘画——‘绘事后素’。”子夏仔细捉摸老师的话,绞尽脑汁使劲地想:先有“巧、盼、素”,后有“倩、美、绚”;先有“素”,后有“绘事”……老师暗指的,莫非是“礼乐”与“衣食”的关系?子夏觉得似乎明白了老师的意思,但还不敢十分把握,于是子夏试探着问道:“先生所讲,莫非是先要有了衣食仓廪之类的经济基础,然后才有礼乐一类的上层建筑?就是、就是‘礼后乎’?”孔子一听,知道弟子已经学会运用诗了,非常高兴,于是大大地夸奖了子夏一番。
鲜花(45) 鸡蛋(0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3-26 17:36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话商君】说战国(十)“祭祀聘享”与“赴告策书”



夏商时代的政治制度,“尚矣”,谁也说不清楚了。而周代的国家制度,却由于《春秋三传》和“三礼”的存留,使得我们有迹可循。

西周的政治制度是“封建制”(即分封制),自上而下层层分封,“封邦建卫”。这种“大封建”的指导思想则是“宗法制度”,西周的宗法制度与封建制关系密切,西周统治的一个显著特点,就是政权与族权的结合。封建制是在宗法制度指导下进行的,是宗法制度的一个体现。

宗法制度的内容,就是明确嫡庶关系,分出“大宗”与“小宗”。周天子世世代代由嫡长子继承,除继承土地、财产、政权,还继承族权,嫡长子奉祀始祖,这叫做“大宗”。非嫡长子的同母弟、庶兄弟等不能继承父位,只有受封的资格,被封为诸侯。他们没有主持祭祀祖先的资格,因此被称为“小宗”。诸侯对周天是小宗,但在本国内,每世也都由嫡长子继承,为下一代诸侯,是为“大宗”;诸侯的庶子,只能封为卿大夫,是为小宗。卿大夫是封国的小宗,但也由嫡长子继承,在本“家”为大宗;庶子被封为士,对嫡长子来说是小宗。士亦由嫡长子继承,为本支的大宗;庶子则为庶人。

从纵的方向来看,周天子世世代代不变,这就是“大宗百世不迁”。从横的方向来看,从天子到诸侯,再经卿大夫士到庶人,只需五世,这就是“小宗五世则迁”,正所谓“五服亲尽”也。流传到现代,在某些闭塞的乡村,只要出了“五服”,就不算一家人了,就可以互通婚姻了。

小宗要服从大宗,各级小宗都受到大宗的约束,每一级的大小宗都是上下关系。这样,政权与族权不分,国与家不分,父子君臣的关系是混一的。

《白虎通义》云:“宗者,何谓也?宗者,尊也,为先祖主也,宗人之所尊也。《礼》曰:宗人将有事,族人皆侍。古者所以必有宗,何也?所以长和睦也。大宗能率小宗,小宗能率群弟,通其有无,所以纪理族人者也。宗其为始祖后者,为大宗,此百世之所宗也。宗其为高祖后者,五世而迁者也。高祖迁于上,宗则易于下。宗其为曾祖后者,为曾祖宗。宗其为祖后者,为祖宗。宗其为父后者,为父宗。以上至高祖宗,皆为小宗。以其转迁别于大宗也。别子者,自为其子孙为祖,继别也,各自为宗。”

同异性诸侯,天子通过婚姻关系,与之结成亲戚之国。周天子常称同姓诸侯为“伯父”、“叔父”。称异性诸侯为“伯舅”、“叔舅”。这种不同姓之间的甥舅关系,是对宗法制度的重要补充。各诸侯,卿大夫,也在其“国”内“家”内,与庶姓贵族结成这种甥舅关系。

宗法制度的实行,保证了周天子大宗的作用,天子所在称“宗周”成为万方共尊的中心。保证了王室对各级贵族的控制,出现了严格的等级从属关系。

到春秋时期,情况发生重大变化。太史公曰:“弑君三十六,灭国五十二,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。”但是,相对于战国来说,混乱和变化还是相对有序的。旧有的封建制和宗法制也遭到了冲击和破坏,但是,“封建”和“宗法”这两大制度,作为维系社会稳定的总原则并没有变,一切变革,都是在封建与宗法的框架内进行的。因此,春秋同战国相比较,才会表现出《日知录》中所说的那六种情况:

春秋时,犹尊礼重信,而七国则绝不言礼与信矣。春秋时,犹宗周王,而七国则绝不言王矣。春秋时,犹严祭祀,重聘享,而七国则无其事矣。春秋时,犹论宗姓氏族,而七国则无一言及之矣。春秋时,犹宴会赋诗,而七国则不闻矣。春秋时,犹有赴告策书,而七国则无有矣。

上述六种情况中,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三种:“尊礼重信”,“宗周王”,“宴会赋诗”。此外“论宗姓氏族”一项,反映的是春秋时期人口聚族而居的情况,郑樵的《氏族志》对此讲述的最为完整。履虎尾在此帖之前的《说姓氏》,也属于对此情况的学习探讨,虽不甚完整,也就如此这般不赘言了。

“严祭祀,重聘享”,是《日知录》所论的战国春秋的第三个区别。

祭祀,是春秋时期最重要的一项政治活动。《左传•成公十三年》记载:“勤礼莫如致敬,尽国莫如敦笃。敬在养神,笃在守业。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”祭祀超出了宗法的范畴,更具有政治意义。祭祀的重要性,甚至高过了战争。祭祀的作用和目的,在于强调家国一致,协调内部的关系,是宗法制度的最直白的表现形式。

聘享,是各国之间的外交礼节,诸侯觐见天子谓之“朝”,派卿大夫出访天子诸侯是为“聘”。大夫去天子诸侯处聘问出访,对方必定热情接待,一定安排宴享。因此,聘享二字连文,是整个外交仪式的完整表述。

享的另一种解释是“奉献礼物”。《仪礼•聘礼》云:“受夫人之聘璋,享玄纁。” 郑玄注曰:“享,献也。既聘又享,所以厚恩惠也。”

《左传•昭公三十年》亦载:“先王之制,诸侯之丧,士弔,大夫送葬;唯嘉好、聘享、三军之事於是乎使卿。”

《史记•平準书》亦云:“王侯宗室朝覲聘享,必以皮币荐璧,然后得行。”

《史记•货殖列传》亦云:“(子贡)结驷连骑,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。所至,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。”

“赴告策书” 之有无,是战国与春秋的第六个区别。

“赴”,是讣的通假。春秋时各国以吉凶祸福之事相告,凶事称“赴”,其他称“告”。《左传•文公十四年》载:“凡崩、薨,不赴则不书。”

“赴告策书”合称,开始于杜预,杜预在《春秋经传集解序》中称:“赴告策书,诸所记註,多违旧章。”唐孔颖达疏曰:“凶事谓之赴,他事谓之告。对文则别,散文则通。”

春秋时期,宗法制封建制依然保留,旧有的框架依然存在,所以,存在《日知录》中所叙六种情况。而到了战国,“逞干戈,尚游说”,唯利是图,为力是从,一切全都乱了套……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·原帖地址链接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http://www.fyan.org/dz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4066


鲜花(4) 鸡蛋(0)
发表于 2014-7-30 20:3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明月 发表于 2014-3-26 17:36
【话商君】说战国(十)“祭祀聘享”与“赴告策书”

来过,狠狠的踩下。

鲜花鸡蛋

明月  在2014-7-31 16:56  送朵鲜花  并说: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,送朵鲜花鼓励一下
鲜花(45) 鸡蛋(0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7-31 16:56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清己清己 发表于 2014-7-30 20:30
来过,狠狠的踩下。

中华家欢迎你··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华家 ( 豫ICP备13002130号-1

GMT+8, 2019-8-22 02:54 , Processed in 0.986346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